醉红颜心水论坛

灵异故事~~~何仙姑主论坛

ڣ2019-10-0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素素就要结婚了,未婚夫程辉是在工作中认识的,他是另个公司的高级主管。亲戚同事都羡慕她找到这样一个好的归宿,父母对程辉也十分认可。婚礼的筹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一切似乎都洋溢着幸福的氛围。只是素素偶尔会从父母的脸上看到几许隐忍的悲伤,她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家人真的有事情隐瞒。但是,结婚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又会有什么隐情呢,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素素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不安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起来。

  今天是婚礼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也是去现场彩排的日子。素素和程辉正手挽手步入礼堂的时候,手机突然刺耳地响起。她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真羡慕你们,你们的幸福我也应该有一份,因为我就是你。”似乎有一把榔头在素素的脑中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彩排也不得不终止。“是谁发来的短信?第三者,程辉的前女友?为什么说她就是我?”素素和程辉一起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这个陌生人究竟是谁,而不安的氛围却越来越浓厚。

  由于准备婚礼的紧张和这个莫名短信的骚扰,素素一下瘦了很多。她是个完美主义者,于是便去婚纱店想把礼服再改的合身一些。服务员拿出婚纱来给素素试穿,看到婚纱,素素又是一惊。这不是她选的那件!素素的腰上有一个很大的伤疤,父母说是小时候被火烫伤的,但是她自己却毫无印象。所以她选的是一件比较保守的款式,会盖住腰部的伤疤。而这件衣服腰部是镂空的,绝不可能是之前选好的那一款。素素有些激动地质问店员,而店员的回答更让她崩溃。店员说是她自己三天前打电话来要求改的款式,特别强调要腰部镂空的设计。“这……怎么可能,到底是谁冒充了我?难道……就是那个要代替我的人?”素素告诉店员换回以前的款式,然后连改尺寸都忘了就恍惚地跑回了家。

  明天就是婚礼了,只要明天不出差错,一切都会结束的。如今,素素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婚礼是忙碌又疲惫的一天,在化妆时脑袋还是一片混沌,但是心里却不停地鼓励自己一定要完美地完成今天的仪式。就要出场了,突然发现戒指不见了,化妆室翻遍了也没有,伴娘又跑去礼堂找。这时候的素素已经心力交瘁,她呆呆地坐在镜子前,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镜子里渐渐出现一个身影,开始只是一团混乱的白光,慢慢地越来越清晰,素素忘记了尖叫,只是看着镜子。她终于看清了,镜子里的人就是她自己!镜子里的她穿了那件镂空的婚纱,腰上同样有一个大大的伤疤,镜中人慢慢撩起裙子,她只有一条腿。她把手伸到素素眼前,手里拿的正是丢失的戒指。就在手伸过来的时候,素素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程辉不见踪影,只有母亲守在身旁,暗自流泪。后来素素才知道,原来她有一个姐妹,她们是连体婴儿,出生时腰部连在一起,只有三条腿。父母选择做分离手术,被分离后,只剩一条腿的孩子因为感染,当天夜里就死了。

  素素的婚礼推迟举行了,她先去墓地看望了自己的姐妹,告诉她自己会代替她好好生活,那之后,素素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展开全部这是我患了胃癌不久即将去世的爷爷给我讲的他奇幻怪异的童年故事,当然,爷爷告诉我那都是真的。似乎很荒诞很怪异,但又好像把我带进去了,你可以像科学家一样指着我的鼻子说这个世界上有鬼纯属扯淡,也可以双手举起拳头告诉别人,我们要相信科学。但是有很多事情你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它,请您尊重每个人对自己美好童年的幻想。所以希望您在劳累了一天的最后,抛开工作的繁杂,撇开城市的喧闹,安安静静的和我一同回归童年,倾听我爷爷的童年故事吧。

  那年在外地工作的我回家看望病危的爷爷,刚刚入夜,我便来到爷爷房间,爷爷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到了无法进食的地步了。我坐在爷爷床边,希望能给爷爷一点温馨。不过他并没有屈服于癌症,脸上依然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不知道能给他点什么,而他却又开始要给我讲故事了。我不知道爷爷的故事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每当我们祖孙安静的坐在一起的时候,他便喜欢给我讲故事,并且一直以来是同一个故事。我只知道小时候每年暑假回乡下,爷爷都会给我讲一次他的童年故事,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跟我讲着同一个荒诞离奇的故事。今天很难得我们祖孙又聚在了一起,他当然又要开始给我讲述他的童年往事了,而我唯一能选择的就是静静的倾听着,或许我很难再能听到他亲口给我讲这个荒诞离奇的故事了。

  似乎每段故事都有一个同样的开场白,爷爷也一样有着一个熟练的开场白:“从前,也就是爷爷小的时候,大概十来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这样大的小孩根本没有钱上学念书,所以现在农村的大部分和我一样大的老爷爷都是不识字的,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却认识字吗?”

  我摇摇头。爷爷继续开心的说着:“呵呵,我没有上过学,我甚至不知道教书先生的戒尺有多少寸长,但是我却能认识字,当然不是所有的字都能认识的,不过像“父母儿女孙”这些个常见的字我是认识的,如果让我一个人坐火车,我当然是可以不问人也能顺利找到座位的”我被爷爷一贯的幽默逗笑了。“好吧,我们来开始我们的故事吧。那时候,家里穷,但是还要帮着家里干活,吃上一口米饭都难。我们只有到没有了农活的时候,才能有自己的童年,才能自由,我曾经偷偷跑到学堂看人家念书,但是每次都让人家赶走,一来二去就再也不敢去了。可是一整天也要做点事啊,那么偶然的一次我听别人说,村外坟地刚刚下过一场雨之后生了很多蘑菇,但是由于人家听说有鬼,都不敢去。于是我心里突发一个念头,我可以去啊,我白天去,趁着大太阳地的就没事了,不过那个坟地的确听说有鬼,还是个食尸鬼,人们都叫这个鬼叫老脆翠姑(方言就是这样叫的,好像就是老妖婆老巫婆之类的妖怪)。说她专门撬开人家的棺材吃死尸,也吃没断奶的小孩,啃起小孩的手指头就像嚼冰糖似的嘎吱嘎吱响,感觉挺吓人的。但是我知道,蘑菇不摘的话,可就让小野兔全给吃了,不行,我得去摘。于是当天下午,我挎着竹篮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了村外的,快到坟地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会,但是最后还是壮着胆子踏进去了,你也许不知道,爷爷小时候胆子可是很大的,不过我也不明白我我们胆子那么大。

  和童话故事里面一样,坟地很大,到处是隆起的坟墓,杂草丛生,枯树遍布,再伴有乌鸦的叫声,实在是白天都要紧一紧汗毛的,胆子小的根本是不敢进来的。我继续走着,当然最终我的确找到了大片大片的蘑菇,不仅很多,而且很大,我随心所欲的采摘着,差不多有大半个竹篮那么多了,我满足了,这些已经足够了,我没有立刻回去,只是感到累了。于是我靠在了一个墓碑上休息一会,我四处看看,这里也没什么啊,就是安静而已罢了,哪有老翠姑啊。当我看见前面墓碑的时候忽然产生了一个兴趣,我感兴趣的不是墓碑,而是墓碑上的字,其实我不知道上面刻得是什么字,因为我不认识,但是我又想认识那些字,于是我走上前瘫坐在地上,用右手食指在字上面描画起来,我按上下顺序的描,这块碑上面只有一个‘之’字和‘子’字我认识,那还是在学堂偷学来的,其他字都不认识。不过凭着我的记忆力我都记住怎么写其他的字了,当然我不会读出来。就这样我描完一个墓碑就描第二个,两个,三个,描了好几个,我发现每块墓碑上都有一个‘之’字,当时感觉好奇怪的。当我描第三块墓碑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有个人在后面喊我:“小小子,你在干嘛呢?”我后脊梁一阵冰凉,本能的头一回,吓了我一跳,胆子差点跳到我的嗓子眼了。面前站着一个老太太,穿着一身藏蓝色的寿衣,头发灰黄灰黄的,脸色有点泛绿色,满脸的褶子,下巴还很长,最令我感到害怕的就是她的眼睛,眼圈很红,红色的眼圈衬托出她的眼白,白的吓人。她直直的看着我。我呆了一会就对她说我在描字。然后站起来拧着竹篮就准备走。

  然后她走过来,手搭住我的肩膀,我可以看到她的双手很粗糙,很黑,指甲很长,指甲缝里面有土,像刚刚刨过地似的,还有泥土顺着我的衣服领口渗进我的衣服里面。

  她弯下腰对我说:“小小子,想认字吗?你给我一颗蘑菇,我就教你在碑上认一个字,给我两颗就认两个,给多少认多少,怎么样?”

  我看看竹篮里的蘑菇,心想,这里最起码有不下50颗蘑菇,这样我就能学50个字呢,那样多划算啊,而且这些蘑菇又不是花钱买的,于是我点点头答应了她,等我答应完,她就伸出手,我明白了,她是问我要蘑菇呢,于是我递给她一颗大蘑菇,她直接送嘴里就吃掉了,然后带着我来到邻近的墓碑上指着第一个字告诉我这个字念“显”,我跟着读了一遍,自己在心里默默的记住了。她折根树枝在没有草的地上按照笔划顺序教我写,我很认真的学着。她还告诉我‘显’是容易看见的意思。于是我又给了他第二颗蘑菇,她又指着显下面的“父”就是爸爸的意思,爸爸就是父,我问他,那么显父就是容易看得见的爸爸吗?

  她摇摇头对我说:“那不是了,显父就是已经死掉的爸爸才叫显父,可不能回家乱叫你爸爸叫显父。”

  这激起了我对认字的浓厚兴趣,就这样我们便开始了愉快的交易,这一下午我沉浸在浓厚的念书氛围之中,她教的很细心,使我一点也不反感她的可怕的外貌,反而感到她很慈祥,很和蔼。虽然一直没有见到她笑,但是比起我在学堂偷看的教书先生要好很多呢。每当我写错笔划或者错字的时候,她都没有厌烦,而是认真的教我写会为止,凭着我的好学上进和很好的记忆力,我这一下午学会了好几个墓碑上的字,不过重字的就不算了,当然蘑菇也见底了,我把竹篮反过来给她看,示意没有了。

  她看着我,我们对视了好久,然后她说:“好吧,可以教你,不过你得有吃的来跟我交换才可以啊,没有蘑菇也可以,只要是吃的,不过不要跟我耍花样,一粒米一个字可休想。”我开心的笑了。然后点点头:“恩,您放心,我明天还来”

  他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我,然后对我说:“你来了,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你不在,我就会消失。”

  我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似乎又明白点,于是我挎着个竹篮准备离开,离开时我站在小土丘上面看着坟场,这些个墓碑够我学的了,因为今天才学了这里的一小块拐角呢。

  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寻觅着用什么吃的和她交换呢?我忽然想起来村里有户人家的田地里结了地瓜,我可以晚上去偷刨地瓜去,于是我趁着夜里家里人都睡着了,偷偷拿着铁铲和竹篮来到了地里,今晚是毛毛月,朦朦胧胧的,不过借着月光可以看见周围一切动静。我找准了地就开始挖,一个,两个,三个,挖了不少,正当我挖的起劲的时候我听见了狗叫声,不是一只,有好多狗都在叫呢,当狗叫声达到高峰的时候,突然叫声就戛然而止了,狗叫声一停,就听见了刺耳的铃铛声,钉铃当啷的,金属的音。好像离我很近的,突然间又发来一声“咣”的一声,是敲大锣的声音。我蹲在地上,希望地上的叶子草啊的可以给我挡一挡,然后探出头四处看,终于看见不远处的田埂上出现了两个人,借着月光我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两个人不是走,而是在跳,一个人穿着一身白,一个人穿着一身黑,头上还戴着尖尖的帽子,那个金属音就是他们在跳的时候发出来的,我知道仅仅两个人没有什么奇怪的,而就在这时,他们后面忽然浮起来一个大东西,我可以看清是一艘大船,何仙姑主论坛,不可思议,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真的是一艘大船,有房子那么大。而且慢慢的浮在了半空中,就这样慢慢的跟在那两个跳人后面。然后又传来一声锣声,很响!我仔细看船,在船头还站着一个人呢,他一手提着一个灯笼,一手举着一面旗子在晃来晃去的。船尾也站一个人,就是他敲锣的,因为在他身边立着一面大铜锣。然后船的两侧隐隐约约的有一排人站着。我不明白我看见的是怎么一回事,感觉毛骨悚然的。我吓得一动不敢动,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大船,头都不敢动一点点,身上痒都不敢动手去抓。就这样我等他们都走的远远的了才放松了一口气,我赶紧带着地瓜就回家去了,我把地瓜全倒在了柴火堆后面的一个小坑里面,然后用柴火遮掩了起来,这样家人就不会发现了。然后洗个手就偷偷回房睡去了,当然,父母没有任何察觉。

  有一个杀人犯,为了抢劫一户人家,把全家杀完,连小孩也没有放过,当他把锋利的刀子抵在小孩的咽喉上的时候,小孩出奇地冷静,他说:你怕我杀你全家吗?

  杀人犯犹豫了一下,一狠心把小孩也结果了,包席卷钱财,一把火毁尸灭迹逃之夭夭。

  当他生下一个儿子后,恶梦开始缠绕他,他几乎乎天天梦见一个小孩在他面前对他说:杀你全家,杀你全家,杀你全家……

  杀人犯每一次惊醒都大汗淋漓,他感觉到,危险离他越来越近,他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法师想了一下说,你搬一次家,越远越好,我给你一道符,趁冤鬼没有找上门来时你挂在新家门口,冤魂就找不到你家住哪儿了。

  杀人犯不惜重金把救命符买到手,连夜拖儿带妻坐了几天火车赶到很远的一个城市安下新家,把符挂在门口。

  有一天,杀人犯在外面突然接到电话,电话里医生说他家小孩被汽车撞倒,生命垂危,让他马上赶到某医院。

  杀人犯按医生说的地点赶过去,发现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医院,而是一片阴风惨惨的荒地。

  帕帕住在一个小区一楼,据老人们讲,这个小区以前是坟场,建小区的时候,很多坟墓迁走了,但是还有无数无主坟留了下来,开发商不管三七二十一,推土机一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地。

  既然住在坟场上,免不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帕帕总是提心吊胆,怕有什么东西找上门来。

  有一天,晚上雷雨交加,一道闪电闪过,窗户外边突然出现一张人脸,帕帕吓了一跳,她摇醒身边的男朋友,对他说,我刚才看到窗外有张人脸。

  门外是一个小女孩,三四岁的样子,一窗户高,看到帕帕走过来,她一边摇头,一边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帕帕在外边找了好一会儿,没有找到男朋友,她突然想到那个小女孩有点异常,转身找到个小女孩。

  晚上,东东走在回家的路上。在一个僻静处,东东发现有一个黑衣人紧紧地跟在后面。

  当靠近前面的黑衣人时,那个黑衣人从喉咙里低沉地冒出一句:后面是狼人,别回头,回头你就死。

  走了好一会儿,后面没有听到脚步声了,东东松了一回气,对前面的那个黑衣人说了声:谢谢。

  沙发设计得真好,那种人性化的设计,两个扶手,座垫做得象真人的大腿,一坐下去,立刻有一种被人拥抱的温暖感觉。

  但有一天,他发现沙发好象没有买来的那么好用:坐垫不象以前那么舒服,软塌塌的,还掉颜色,天气热了,真皮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卖沙发的感到很意外,因为他第一次听到顾客这样的意见,突然他又好象想起了什么。

  pol.ice抽了一口烟,然后对慢慢地对新新说:“经我们化验,你衣服上的血迹跟沙发店一月前失踪的女员工血型一样,我们希望你能够配合调查……

  晚上,娜娜的门被敲开了,一群人在外面说,有一个死人跑了,我们看到一个黑影跑进了你的房间,所以……

  萌萌和男朋友也把闹钟放在床上,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咔嚓,咔嚓,咔嚓。

  有一天早上,萌萌发现自己的头发缺了好几块,象被什么东西啃了一样,她心里一惊,马上联想到闹钟。

  晚上,萌萌小心冀冀地对男朋友说:“晚上闹钟放在床上,声音好吵人,我们把它扔了吧?”

  男朋友很惊奇地看着萌萌,吞吞吐吐地说:“闹钟我早就扔了,……,你是不是头发也被吃掉了?这几天我一直没有说,怕吓着你……”

  黑夜里,张聪听到房间里总有脚步声在走来走去,他把灯打开,在房间找了个遍,发现除了他,没有其它人。

  有一天,他一个人在家里,看到一个陌生的女网友有视频。他点击视频,想看看对方到底是谁。

  点了几下,都被对方拒绝,小华恶作剧地继续点,对方发了一条消息过来:看了不后悔吗?

  视频连接了,小华看到了一个女孩,前面留着刘海,浓妆艳抹的,脸上涂满了viper,看起来有点象化了妆的尸体。

  小华发现电脑桌面上有一张照片,他一打开,惊叫起来,她就是刚才那个和他视频的女孩。

  小华左看右看,发现女孩的确不见了,但心里总是不踏实,担心她从哪里又冒出来。

  小华把家里检查了个遍,没有发现女孩子的踪影,但他知道,女孩一定藏起来了,只是他没有找到,他拼命地想:那个象尸体的女孩到底藏在哪里呢?

  门外有人敲门,是小华的爸爸回来了,小华连忙把门打开,爸爸看到了小华一愣,然后满脸歉意地对小华说:“哦,对不起,小姐,我走错房间了。”

  办公楼里近来闹鬼,有人说亲眼看见,许多同事都吓得一下班就回家了,整栋楼空荡荡的。

  有一天下班不久,办公楼里突然停了电,同事一窝蜂都下了班,眨眼间只留下了小羊一个人。

  小羊摸出办公室,办公室外面一片漆黑,小羊一看两间电梯的两个指示灯还亮着,红通通的,心想,还好,电梯没有停电。于是就顺着墙摸着靠近指示灯,然后站在指示灯那里等电梯。

  末班电车上睡着的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个陌生的女孩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沉睡着。 她留着黑色长发,给人感觉还挺可爱的,而且也不像贞子那种阴森的黑长发,算得上个美人。 我并不排斥现在这种状态,再说距离我要下车的站还有段时间,所以就暂时维持这样吧。 又过了几个车站,终于全车厢只剩下我跟这名女孩,她要在哪一站下车?应该先把她叫醒吗? 我一边这么盘算,一边不自觉的准备挪动身体。 “不要动……”头靠在我肩上的女孩闭着眼睛,轻轻的说。 “我还想再这样下去一下……”她这么说。 虽然这样的话对初次见面的男人说感觉很微妙,但我也没不解风情到会在这种情况问她理由的程度,也就这样让她靠着了。 不过,再怎么说我要下车的站也快到了,有点让人担心,总之先问问她吧。 “呃,你要下去的站是哪一站呢?” “我掉下去的站?”她回问。 “不是,是你要下车的站,哪一站?” “下车的站就是掉下去的站。”她吐出了这段意义不明的回答。然后似乎是看我满脸问号的样子,又回道:“你下车的站,就是我掉下去的站。” 难不成……她想自杀? 想在我下车的那一站跳下月台自杀! 一察觉这个可能的我,立刻试着告诉她,“不能掉下去!” “你下车的话,我就会掉下去。”她回答。 这虽然是某种程度的威胁,但首要是不让她自杀,没办法。“好,我不下车了。”我只好这样回答

  晚上做梦梦到六七个灵异的事情,都很恐怖,半梦半醒之前还去求救了,可惜没人相信我,吓得我后半夜不敢睡着了。大多数都记不清了,就记得其中的一个是我到了一个很老很旧的房子里面,像乡下六七十年代的砖瓦房,里面有两个人在睡觉,我很好奇外间是谁就想走过去,床上的忽然就醒了,告诉我别过去。我忍不住好奇心就过去了,发现只是一个躺着的老人,很老很老,床上的人跟我说,她不用吃东西的。自己活着。我觉得很可怜就请她吃饭了。吃饭的时候她一直不抬头。我也没说话,就觉得很诡异,这个时候她把头抬起来了。我才发现…………她的眼睛是纯黑色的,一点亮光都看不见。突然就有一种被吸进去的感觉,然后我也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我跟我姐求救,她说我只是在做梦。没事的,她安慰了我一下就走了,瞬间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坍塌了。后面就记不得了。